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科技前沿

美国对印第安人是怎么搞种族灭绝的?-中新网

发布时间:2021-08-24

  美国对印第安人是怎么搞种族灭绝的?(环球热点)

高 乔

  美国土著居民经历了怎样的血泪之路?自诩为“人权教师爷”的美国,为何对本国土著居民的悲惨现状选择性“失明”?时至今日,美国对土著居民种族灭绝的“至暗篇章”仍在续写,美国何时才能还土著居民一个公道?

  美国《福布斯》杂志评论称:“美国联邦政府与印第安人部落的关系类似于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但从很多方面来看,联邦政府没有履行好职责,造成印第安人保留地成为美国最贫困的社区”。

  1814年,时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麦迪逊颁布法令,规定每上缴一个印第安人的头盖皮,美国政府将奖励50美元至100美元。当时的美国统治者,对印第安人实行不分男女老幼的无差别屠杀。1862年,时任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颁布《宅地法》,规定每个年满21岁的美国公民只需缴纳10美元登记费,就能在西部获得不超过160英亩(约合64.75公顷)的土地。在土地和赏金的诱惑下,白人纷纷跑到印第安人所在区域展开大肆屠杀。同年12月26日,在林肯的命令下,明尼苏达州曼卡托地区的30多名印第安部落神职人员和政治领袖被绞死,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集体死刑。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名将谢尔曼留下一句“名言”:“只有死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

  “美国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个种族主义社会,种族主义是这个国家难以磨灭的一部分。”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非洲裔和印第安人问题的学者凯尔?梅斯指出。

  “几个世纪前,欧洲人带来的传染病几乎让美洲土著居民彻底灭绝。如今,他们又深受新冠病毒之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在反复汹涌的新冠肺炎疫情中,美国印第安人遭受异常严重的冲击。

  联合国适当生活水准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人权理事会第43/14号决议编写的报告指出,美国少数族裔和土著居民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最具破坏性,美国土著居民的住院率是非拉美裔白人的5倍,死亡率也远超白人。

  自美国建国以来,多届美国政府曾发布政策鼓励对印第安人的屠杀。美国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曾将印第安人比作狼,认为两者“尽管体型不同,但都是野兽”。美国第三任总统、《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托马斯?杰斐逊曾指示他的战争部门,“必须灭绝印第安人或者将他们驱赶到我们不去的地方”。

  “历史性创伤”影响至今

  疫情不仅对印第安人的生命健康造成威胁,更凸显了印第安人在美国社会中长期不平等的处境。2020年1月,美国疾控中心发布一份关于种族与孕产妇死亡率关系的研究报告,但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土著居民没有被包括在内。疫情期间,英国《卫报》发现,美国大约80%的州卫生部门发布了种族人口数据,但几乎有一半州没有明确将土著居民纳入分类范围,而是将他们归类为“其他”。美国西雅图印第安人健康委员会首席研究官阿比盖尔?埃科-霍克表示:“因为遭到种族灭绝,印第安人的人口已经很少了。如果把我们排除在数据之外,我们就不存在了。”

  血泪之路

  面积约7万平方公里的美国纳瓦霍族印第安人居住区,是美国最大的印第安保留地,一度是美国新冠肺炎感染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各领域,美国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遭受长期、广泛、系统性歧视,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尤为严重,生存环境脆弱。

  1607年5月24日,105名英国人来到如今的美国弗吉尼亚州,建立英国在北美的第一个海外定居点??詹姆斯敦,由此开始英国人在北美殖民的历史,也开启了美国土著的百年噩梦。正如美国《大西洋月刊》评论所言:“回顾西方在北美殖民的400年历史,这对美国印第安人是一条不折不扣的血泪之路。”

  “可以说,每次美国政府对印第安人政策的改变,并非都是为了改善印第安人的生存状况,而是将印第安人作为解决国家发展带来问题的‘垃圾桶’。美国印第安人长期处于与主流社会隔绝的境地,美国经济社会的巨大发展红利不仅没有惠及印第安人,反而对印第安人的利益造成持续性严重损害。美国印第安人不仅不是美国高速发展的受益者,反而很大程度上成为受害者。”丁见民说。

  沦为发展问题“垃圾桶”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政府应对疫情的政策和举措出现重大偏差,政府抗疫不力的举措给美国民众带来恶劣影响,长期处于社会边缘的少数族裔受到的损害更严重,印第安人作为少数族裔中的少数族裔,受到的冲击尤为剧烈。”丁见民分析,一方面,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的经济状况普遍较差,未受医保覆盖,所在地区的现代医疗资源匮乏,有限的疫情防护措施无法惠及他们。另一方面,疫情带来的社会危机激化了美国根深蒂固的种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疫情以来,美国主流社会对少数族裔的仇恨和歧视愈演愈烈,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成为美国主流社会和白人群体转移社会危机的“替罪羊”。

  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18日,在新冠肺炎患病率上,印第安人是白人的2.8倍;在病亡率上,印第安人是白人的1.4倍。美国疾控中心在报告中分析,美国长期存在的系统性卫生和经济社会不平等,使得少数族裔群体的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风险远高于白人。

  疫情之苦

  2020年8月5日,联合国危险物质及废料的无害环境管理和处置对人权的影响问题特别报告员,根据人权理事会第36/15号决议发布报告指出,美国土著居民面临采掘业、农业和制造业释放或产生的有毒污染物,包括遭受核废料放射性影响,并且采矿废物造成的土壤和铅尘污染对其健康造成的影响远超其他群体。

高 乔 【编辑:叶攀】

  “数据之外”的高死亡率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庆四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美国早期移民在美洲领土上扩展殖民地的过程,就是剥夺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栖息地的过程。美国建立在杀害土著居民的基础上,这是殖民者的原罪。在向西扩张的过程中,美国通过军事行动大肆屠杀印第安人,故意传播疾病导致印第安人大量死亡,以诱骗、强迫等手段获取印第安人领地的控制权,这些种族灭绝的罪恶行径可谓美国政府不敢直面的“黑历史”。然而,由于美西方国家一直占据国际舆论的主导地位,美国这些反人类罪行被系统、全面地掩盖。

  “美国政府对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和种族歧视有其思想根源和利益驱动。”南开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丁见民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最早抵达美洲的欧洲殖民者,就带有白人种族至上的种族优越思想,将美洲土著居民视作低等种族。历史上,抵达美洲的白人觊觎印第安人拥有的土地、矿产、水源等资源,通过战争、屠杀、迫害对印第安人进行种族灭绝,这是残酷血腥、赤裸裸的种族灭绝。19世纪中期开始,美国政府为继续掠夺印第安人的土地和资源,对印第安人实行保留地政策,将印第安人驱赶到偏远贫瘠的地区,强迫印第安人的生产方式从游牧转变为农耕,资源的贫瘠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让大量印第安人死于贫困、饥饿和疾病。20世纪90年代后,美国推行“生态殖民主义”,通过欺骗、强迫的方式,将核废料、工业垃圾等危害人类健康的废料埋入印第安人居住地,引发严重的环境污染,造成许多印第安人死亡。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刊文《少数族裔年轻人新冠死亡率偏高》称,据美国全国卫生统计中心数据显示,新冠病毒造成的死亡在少数族裔中偏高。这个明显差异表明,新冠肺炎对弱势群体的影响特别巨大。截至2020年8月初,该中心记录了约15万死于新冠病毒的病例。美国少数族裔年轻人患新冠肺炎后死亡的可能性高于白人年轻人。因新冠去世的年龄低于55岁的群体中,白人只有3%,亚裔为8%、黑人为11%、拉美裔为18%,而印第安人为24%。

  历史上,美国为掠夺土地和资源,对印第安人进行系统性种族清洗和文化灭绝,犯下罄竹难书的种族灭绝罪行和反人类罪行。如今,印第安人仍处在美国现代社会发展的边缘位置,享受的美国发展红利少之又少。

  生存之困

  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协会执行董事兼律师香农?凯勒表示:“美国印第安人的近代史就是一部被殖民和种族灭绝的历史。美国刚建国时,曾承认印第安部落是独立的主权政府,后来却推行种族灭绝政策,终止了印第安人的治理体系并夺走了他们的土地。现在印第安人保留地大多位置偏远,基础设施落后,缺乏发展经济的基本能力。美国政府要承认,美国今天的成功是建立在对另外一个种族的屠杀和灭绝基础上,这一历史性创伤今天仍在影响着我们。”

  “被隐形,是对美国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的新型种族歧视。”美国印第安人作家丽贝卡?纳格尔指出,关于印第安人的信息在主流媒体和流行文化中被系统性地清除。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学家黛西?苏茉儿?罗德里格斯曾刊文指出,大量美国政府部门在收集数据时忽视了印第安人,此举对土著居民产生了“系统性抹除”效应。

  直到1924年,美国才颁布《印第安人公民法案》,承认印第安人的公民权。据美国印第安国家博物馆介绍,从15世纪末到20世纪初,生活在北美地区的印第安人从500万骤减到25万。

  《纽约时报》等美媒曾坦言:美国对待印第安人的行为是这个国家历史上“最不光彩的一章”。然而,这一美国历史上的“至暗篇章”仍在不断续写。贫穷、疾病、歧视、同化……困扰着印第安人数百年的生存困境,如今仍然未见改善。

  “隐形”之殇

  在土著居民相关的人权问题上,美国双重标准再次“上线”。194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防止及惩治种族灭绝罪公约》,首次定义“种族灭绝”罪。公约于1951年1月12日生效,当年就收到美国民权组织关于美国政府对黑人进行种族灭绝的申诉。然而,一向标榜自己为“人权灯塔”的美国,直到这个公约生效37年后才成为签署国,并为自己量身定制“免责条款”:在未征得美国政府同意的情况下,保留其免受种族灭绝罪起诉的权利。美国亚利桑那大学教授朱利安?库尼指出,美国国务院经常发布各国人权评估报告,却几乎只字不提他们对这块土地上土著居民的不断侵害。

  19世纪30年代,在美国政府武力威胁下,居住在美国东部的印第安人被强迫迁移至密西西比河以西地区,成千上万的人因为饥寒交迫或疾病死在路上。这条上演无数惨剧的迁徙之路,被后人称为“血泪之路”。19世纪50年代起,美国政府对印第安人实行“保留地”制度,把印第安人安置在指定的居住地,这些保留地主要位于贫瘠的中西部地区,最大的面积约6.5万平方公里,最小的仅0.5平方公里。通过这种方式,白人继续不断侵占印第安人的土地。1887年至1933年间,全美印第安人被夺走大约9000万英亩(约合36.42万平方千米)土地,占1887年印第安人拥有土地总量的65%。与此同时,为了同化印第安人,美国政府推行“美国化”教育,设立针对印第安人的“保留地”寄宿学校、“保留地”外寄宿学校、劳务培训学校等。

  《大西洋月刊》评论说,从历史上遭驱逐、屠戮和强制同化,到如今整体性的贫困和被忽视,原本是这片大陆主人的印第安人却在美国社会声音微弱。整个国家似乎已经忘记了谁是这片土地的最早居民。

  印第安人在美国主流社会中的集体“隐形”“失声”,让他们获得平等生存发展权利的机会变得更加遥遥无期。美国内政部印第安人事务局数据显示,在政治权利方面,新晋打卡地!快来围观国博爆款展览-中新网,虽然美国有了首位印第安人内阁部长,目前国会中也有4名印第安人众议员,但印第安人整体的从政状况和政治影响力远远低于其在美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

  “美国对待印第安人的政策和态度,再次暴露了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双标’和虚伪。”李庆四分析,一方面,历史上,美国的人权记录非常差,但通过主导舆论等方式到处塑造“人权卫士”的形象,“打肿脸充胖子”,以此掩盖本国历史上的“罪恶一页”。另一方面,美国国内至今仍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问题,印第安人等少数族裔的人权被严重侵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却屡次借人权问题干涉他国内政,制造地区动乱,频频在涉疆、涉港问题上污蔑抹黑中国,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再次暴露了美国将人权问题作为政治工具和舆论工具攻击他国的险恶用心。

  持续遭受系统性侵害

  据美国内政部印第安人事务局统计,美国目前约有560万印第安人,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7%,但其经济社会发展状况却远远落后于其他族裔。2017年,有21.9%的美国印第安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美国白人同期的贫困率为9.6%;在25岁及以上的美国印第安人中,仅19.6%拥有学士及以上学位,而美国白人的这一比例为35.8%。此外,数据显示,印第安妇女遭遇性侵犯的比例是其他族裔的2.5倍;印第安人高中毕业率在所有族裔中最低,自杀率却在所有族裔中最高;印第安青少年在学校受处罚的概率是同龄白人的2倍,因轻微犯罪而入狱的概率也是其他种族的2倍。

上一篇:阿富汗丢了!但有一个“好消息”

下一篇:没有了